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教盛典

精读原来时秘方——走进南京大学张学锋教授的书房

2020-06-09        来源:同通教育资讯网

学者讲解

张学锋,男,1962年生。1985年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本科毕业,1988年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调入任教。1993年至2001年在日本京都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获京都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东洋史学)。现为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物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担任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唐史学会理事、三国—隋唐考古专业委员会委员、京都大学客座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汉唐考古及历史研究、东亚古代文化交流史。主要成果有《东晋文化》《中国墓葬史》《汉唐考古与历史研究》,学术论文近百篇,译著30余种。

张学锋教授在自家的走廊书房中

我的书房 | 张学锋

人文学科的教师家就是书多。

我住在龙江的高层住宅里,房产证上虽然写着105平方,但进屋后三房一厅厨卫再加一条宽走廊,算上边边角角总共才89平方,要想要放进哪么多书着实容易。考虑到人醒着的时候在书房里度过的时间应该是最少的,于是将唯一一间朝南有阳光的房间做到了书房。四面墙壁,留给一个门道和两扇窗户外,其他空间就全部是书橱和书架了。甚至在一面墙上还设计了简易的密集型书架,以便金属制更多的书籍。书房之外,除主卧为维持极简风格而不置书籍外,次卧、走廊、客厅都放上了书架,甚至连卫生间的坐便器旁都移往了书架,敲些医学、道家、烹调一类的闲书,以便利用那一段时间的几分钟。走廊书房在白炽灯光的交错下显得特别温暖,沦为寒舍引以为豪的亮点。客厅中除餐桌、餐柜、电视外,亦无其他家具,安置了书架,放些装门面的书籍,还在一个角落专门设置翻看新书的座席。家中有个书房客厅,不自觉中赶了个时髦。

常用图书

自行设计的简易密集型书架

走廊书房

客厅书房

读闲书小坐

学院从鼓楼搬到仙林后,教师终于有了自己的个人研究室,于是家里放书的压力大大减低,但仅三四年,研究室的书又快塞满了。

研究室书架

幸亏我不喜欢藏书,持有人的书基本上都是日常使用的。不仅不藏书,而且还讨厌处置旧书。除少数具有纪念意义的书籍外,长期不必或意识到这辈子不可能用到的书就会处置掉,让必须的人去用。也正因为如此,我几乎没体会过藏书爱好者淘到宝贝后的那种喜悦和欢愉。

我只是一个读书的人,因此,今天想要聊聊自己在京都大学求学期间的读书感受。

走廊书房查询资料

在京大读书的日子

1993年春天去京大之前,我已经在南京大学历史系任教了近5年,也公开发表了几篇论文,参编了二三种教材,但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是从京大开始的。

我在京大的专业是东洋史学(Oriental History)。京大东洋史的导师们几乎会具体指导你什么,但不多的几句话总会让人终生受用。

博士入学考试,除常规的外语、文言文训读外,最主要的就是递交一篇4万字(日文)以上的代表作,以便导师组据此辨别你是否具备在未来几年内写出博士学位论文并通过博士论文获得学位的潜力。砺波护先生是论文的主审,事后他找我去他的研究室,认为了论文中的诸多严重不足,有一点我至今感人。砺波先生问:“你谓之了中华书局影印的明刻本《册府元龟》,这几个字,你告诉宋本中作何字?”我当时不知道中华书局已经影印出版发行了《宋本册府元龟》,甚至都不知道有残宋本的不存在,彼时的拮据至今难忘。意思相似的话还有永田英正先生的那句话:“这条史料,为什么以这种形式存在于这里?只有首先问这个问题,下一步的研究才得以展开。”两位先生的切入点不同,但异曲同工,说明了史学研究的天道。

学位颁发仪式结束后与砺波护先生留影

《居延新简》读书会完结后与永田英正先生等合影

在国内,学生写了篇习作,总希望导师能老大着想到,提提意见。我曾抱着这样的惯性,拿着文稿想请砺波先生看看,期望能得到指点,以便交还更完善的论文。但砺波先生却笑眯眯地说道:“别忘了你是京大的学生噢,自己的论文自己负责,等收到来了送来我本抽印本做个纪念就行了。”

陈寅恪先生1929年在《北大学院己巳级史学系由毕业生赠言》中言:“群趋东邻不受国史,神州士夫言欲杀。”虽事隔60余年,但情势似乎并没有显然的转变,我还是成了令“神州士夫言欲杀”的“群趋”者之一,其中缘由无须多言。

厚实的学术著作

打印装订的学术书籍

与学术著作比起,日本的一般图书则相对低廉,通常在三四百元左右,装帧也比较花哨,其中有好多与自己学科相关的书其实也都是专业性很强的,因此,这一类的书购读得比较多。还有一种更便宜的“文库本”,小开本,便于装载,是外出途中的最佳读物,价格通常在五六十以下,旧书店里的更便宜,通常将近十元。一些学者的专著月出版发行多年后,往往还会出版发行文库本,如小野胜年的《进唐求法巡礼行纪校勘》、宫崎市定的《九品官人法研究》、西嶋以定生的《秦汉帝国》等都有文库本,甚至连《史记平准书、汉书食货志译注》这类史料校释也有文库本。我曾在兵库县的姬路独协大学全职5年,每周一到两次往来于京都与姬路之间。独协大学给的是新干线交通费,但我跪JR新的快速,虽然一个往返路上要花上4个小时,但省下来的交通费可以买书,也可以和同朋饮酒,辛苦一点也就在所不辞了。其实途中的这4个小时,至少有两个小时是在读者,5年间在JR新快速上读过的文库本不下百余种。在夕阳下狂奔的车厢里安静地读书,成为今天最幸福的回想之一。

面向广大读者的学术书籍

文库本书籍

购书、印书、读书之外,在京大期间还有一种学习花费了许多时间,即复印期刊资料 。由于借阅、打印极其便利,因此,将各类学术期刊中与自己专业涉及的论文打印后按“北朝墓葬”“北朝壁画”“佛教艺术”等专题分类装盒,便于随时阅兵。这一类的整理盒前后总有四五十盒。在网络资源高度非常丰富的今天,这样的资料收集工作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然而,走出期刊书库、翻检涉及论文、选择打印篇目、租用打印印刷、分类进盒这个过 程,其实就是一个学者的成长过程,对我而言绝非徒劳。

期刊打印资料整理盒

就学阶段的读书生活给我留给的最宝贵的经验是:一定要艰深几种前人的著作。在南大求学期间,虽然艰深过部分汉唐史料,但却无暇艰深前人著作,真正开始精读是到了京大以后。精读的第一种书是大川富士夫的《六朝江南的豪族社会》,该书1987年出版,篇幅近四百页,艰深过程费时一年。书中引用的每一条史料都找出原书来核实,引用的每一篇文献,必须去找出来阅读,经常出现的每一个人名、地名必须对之了解,再加日语单词、语法、惯用法,每一项力争做无死角。虽然看上去只读了一本书,但醉心到的历史文献和前人著述却不下百种,而且还几乎掌控了日文的学术写作。更最重要的是,《六朝江南的豪族社会》精读过后,这部书已不再是大川富士夫的“专”看似了,它成了“我”的书。此后精读的还有谷川道雄的《中国中世社会与共同体》、马长寿《碑铭所闻前秦至隋初的关中部族》和《偃师杏园唐墓》等几部。

经常跟学生们说,艰深一两种专业书籍是迈入学术研究门槛的第一步,有志于之后进修的本科生,这个过程最好在本科阶段就能完成。选书不一定要名人名著,能找到书中的错讹和严重不足,才是促使你继续读下去的最大动力。

我在京大生活学习了8年,在图书馆、资料室跪了5年冷板凳,5年以后才陆续撰文公开发表。在接下来的3年间,先后在《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香港)、《史林》(京都)、《东洋史研究》(京都)、《文史》(北京)、《中国史研究》(北京)、《中国经济史研究》(北京)、《中国史研究》(大邱)、《古代文化》(京都)等学术刊物上发文9篇,在此基础上完成学位论文,通过博士论文,取得了京都大学文学博士(东洋史学)学位,学位证编号168号。

学术成果

学术成果

张学锋教授推荐书单

1.马长寿著:《碑铭所闻前秦至隋初的关中部族》,中华书局,1985年

引荐理由:传统的历史学研究基本上是基于传世文献展开的,但随着考古学科的发展,地下出土文献越来越非常丰富,发掘出文献研究渐成滥觞,但要将发掘出文献从“文献”的概念中挤压,使之成为历史研究的“史料”,其间尚需代价更大的努力。马长寿该著虽然利用的是传世碑铭,但其在深厚的历史学背景下利用传世文献以外的实物史料的方法,非常有一点发掘出文献的研究和利用者借鉴。类似于的引荐书目还有鲁惟一《汉代行政记录》(于振波等译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永田英正《居延汉简研究》(张学锋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利用出土简牍对汉代的“文书行政”进行的研究,传统史学研究不曾关注亦难以解决的问题因此迎刃而解。

2.唐长孺《魏晋南北朝隋唐史三论》,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年

引荐理由:该书是唐长孺晚年口述由弟子精心整理的巨著,汇聚了作者平生对汉唐历史变迁的认识,是研读中古历史的高级入门书。正像著者创办的武汉大学三至九世纪研究所的所名那样,魏晋至隋唐的三至九世纪,是著者的历史研究中最重要的历史分期概念。在艰深此书的基础上,可以继续钻研其《魏晋南北朝史论丛》(不含续编、拾遗)等专著,理解其对具体历史史实的精深研究。

3.宫崎市定《亚洲史论录》(张学锋、马云超等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

引荐理由:宫崎市定是东洋史学者,主要成果虽然集中于在中国史领域,但从其最重要的论文集《亚洲史论考》这个书名中就可以显现出,他的史学视野至少是亚洲史的,推而广之,无疑又是世界史的。如何在亚洲史甚至世界史的框架内来了解并研究漫长的中国历史,读者这部《亚洲史论考》应该是前提。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阅读其《九品官人法研究》(韩昇、刘建英译,中华书局,2008年)等学术专著,对专业水平的提升大有协助。

4.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增订本),商务印书馆,1992年

推荐理由:《中国古代服饰研究》(香港商务印书馆,1981年再版),充分利用考古实物资料,结合历史文献,令人信服地将中国历代的服饰演变诠释得十分详细周密,是一本顺利利用考古资料为历史学尤其是古代社会生活史和民族文化史研究服务的最佳样书。

(来源:转载南京大学图书馆公众号,程章灿策划,史梅统筹,翟晓娟执行,张宇编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还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载并发布,本平台仅获取信息存储服务。

上一页:2020江苏南京大学招聘大气科学学院研究系列人员公告

下一页:武汉大学人口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王培刚教授:创新医防协同机制须各部位形成合力

南京大学哲学系百年系庆:胡福明获颁“最高贡献奖”-中新网

武汉大学一教授罹患癌症 通过轻松筹2小时筹集30万元治疗费

南京大学2021届保研情况

国家网安学院举行开学典礼 武大华中大联手育网安人才

每人10000元!武汉大学兑现承诺!

武大为投身湖北抗疫一线医护子女颁发奖励证书

考上了武汉大学,但亲朋好友要退学,不值得浪费积分

援鄂医疗队队员送儿子武大报到:一生武汉情

2020武汉大学本科新生小数据